侑青鸟

不是鸟是青鸟,谢谢。
微博@君月与一
绑画@阿唧米德。
是个主催+写手,手残十级
男神是似鸟爱一郎,唯一的

半个洁癖,站定角色cp1v1不拆,部分不拆不逆,非站定cp随意
cp接受:BL→BG[百合向不吃不站]

七月契约社接同人本or周边主催[可代付印刷费/排版/印刷]
寄售专用:初鱼青鸟[接寄售/印刷]
↑有需要请私信。

【日影短篇】在你身边,在我身边

CP:日向翔阳X影山飞雄
作者:侑青鸟
类型:同人 本子被主催窗掉了,我也是醉了,稿子交了,主催没消息了,七月份左右的时候问了一次,主催qq不是本人,主催太太去日本玩了,然后本子不急,也就没再过问,今天晚上本来想问问是不是窗了,本来窗了也就窗了,结果发现群都没有。 算了不提也罢,放出去来给同好们看看吧。求不嫌弃。
正文:
两个人的心,在不知不觉中像对方靠近。
在你身边,是他给的承诺。
在我身边,是他唯一希望。
在你身边,在我身边,有你在,有我在,我们才能幸福。
——题记。
【失去希望】
日向翔阳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自己会看不见。
不管是睁眼还是闭眼,眼前都是一篇黑暗。
那天,医生说,“日向君,由于血块堆积在脑部,影响了你的视力,至于血块取出后,会不会还是不能看见,我们也无法确定。很抱歉。”
无法确定?医生你在开玩笑吗……
日向当时几乎就楞在那里,再也看不见……了吗?
从那天起,日向变得寡言少语,有时候甚至会一点就着。
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,日向回到学校,但是,现在的他无法学习,更别提打排球了……
“啪,啪,啪”
排球落在地上发出响声,日向抿着嘴靠着墙,他没有勇气再出现在学长们面前,更不敢出现在那个人面前。
之前自己还可以拿排球作为借口,现在自己已经无法打排球了,还有什么资格站在球场内?
“日向同学,你没事吧……”送日向来排球部的同学,一脸担忧的看着。
“啊,我没事,新田君谢谢你带我来,”日向故作轻松的笑了笑,“我还想再呆会,你想回家吧。”
可是你现在的的样子,完全不像没事啊……
新田想到。
“不需要我送你回家吗?”
“嗯,不用麻烦了,我会拜托排球部的前辈们的。”
“那……好吧。那我先走了,明天见。”日向同学真的很喜欢排球啊。新田一边离开,一边这样想到。
“明天见。”
听到新田离开的脚步声,日向仿佛失去力气一般,身子靠着墙壁滑下。
“影山好好传球!”
“月岛精神给我集中一点!”
“山口注意防守!”
屋里时不时传来队长的提醒声,和排球的拍击声、落地声。
这些原本都是自己一直追求的,伙伴,排球,比赛,胜利……现在却让自己觉得恐惧。
失去希望……了……
前路就如自己现在的情况,一片黑暗。
【从何而来的愤怒?】
影山飞雄看着自己储藏柜旁边的空格,里面放着日向的运动服。
快一个多月了吧,那个家伙请这么久的假不会出什么事了?
为什么队长好像没事一样?
该死,那种家伙爱来不来,自己瞎操什么心。
狠狠把手中的东西丢进柜子,然后离开休息室。
“影山他怎么了?”菅原转头看像泽村。
泽村摇摇头,然后看向影山离开的背影,叹了口气。
日向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可以归队,影山这时候不要也出状况就好。
“影山!好好传球!”不知道已经今天的第几次出错,大家都明显感觉到影山不对劲,只是对方不承认,也不好说什么。
影山盯着掉到地上又轻轻弹起的排球,今天自己不在状态,自己也是知道的,不止是今天,大概从那个笨蛋请假之后,自己就也开始不对劲了吧。
网前每个那个百分之百相信自己会传球给他,并且全力进攻,努力跳到最高的笨蛋不在。
每天咋咋呼呼要自己发球给他,即使明明接不住,也要自己发给他的笨蛋。
受伤了也笑的一脸没心没肺家伙。
该死的……
什么时候,自己开始这么在意那个家伙的存在了……
影山半侧过头,然后捏紧了拳头。
“好了,先休息一下吧。”泽村实在有些看不过去,走到影山身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。
看着失误连连的影山,泽村想到那天晚上,日向妈妈给自己打电话请假的时候,日向几乎快哭了般请自己不要告诉别的队友,尤其是影山。
一个个没办法接受现况,却又不愿意把自己的心情告诉对方,这真是……
小孩子一样的作风啊混蛋!在乎就说出了啊。
影山接过营原递过来的的毛巾,擦了擦头上的汗。
“影山今天谁惹你了?为什么感觉你今天非常的不开心。”菅原有些担心的问到。
“哈?!!前辈你想太多了。我没事,只是今天没在状态罢了。”
你现在这个样子,可不像没事啊……
影山躲过学长关心的目光,然后站到一边看其他人联系。
为什么愤怒?
大概真的和日向翔阳那个家伙有关吧……
听说今天那个家伙来学校,自己特意跑去找他,可是对方却躲着自己一般。
就那么不想见我吗……
日向翔阳……
影山飞雄咬紧了牙龈。
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成为最佳搭档吗。
你就这么离开了?
讨厌我了吗?
日向翔阳!日向翔阳!日向翔阳!
影山的大脑里充斥着这和名字。
手死死攥紧毛巾。
那个混蛋!
【为什么不告诉我】
日向蹲坐在训练室门口,用手臂圈抱住双腿。
由于失明,似乎让日向精神更容易集中,完全陷入自己的思绪,周围的一切都自己无关。
房里偶尔传来排球落地声,渐渐的,日向也觉得自己听不到了。
明明失去的只是视力,但是日向却怀疑是不是自己连听力都失去了。 
影山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啊……
说好了要做最佳搭档,一起达到那最高端……
但是,我似乎已经没办法陪你走下去了……
眼睛看不见的我,已经没办法成为队里最优秀的诱饵了。
虽然还想和你,和月岛,和前辈们一起比赛,一起赢得胜利……
似乎已经不可能了……
影山……
似乎已经可以想象道,当影山知道自己在没办法和他打球的表情了。
完全相信他会把球传给自己的笨蛋,除了自己在没有别人了吧……?
影山会不会再变回以前那个目中无人的王者……?
“嘎吱——”
训练室的门被打开,首先传来是,田中前辈的大嗓门然后是菅前辈,队长,西谷前辈……影山……
“日向!”田中前辈看到蹲在门口的日向,像发现新大陆般叫了出来。然后阴着一张脸凑过去,压低声音,“日向,最近为什么没来训练!”
反射性朝声源看去,日向茫然的看着田中,双眼没有焦距。
“喂!说话啊。”
“说……什么?”日向楞楞的说道。 
“日向翔阳!”影山突然出声叫到。
日向反射性一哆嗦,声音有些颤抖“影山……”
“为什么不来训练!”影山看着“完好”的日向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亏自己还在想他是不是生病了,或者出了什么事,在这里瞎担心,他却什么事情也没有。
该死的……
影山觉得,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。
多日来的担忧顿时化作怒气,身体不由控制的冲上去一把抓起日向。
“影山别冲动!”菅原和泽村连忙抓着影山的胳膊,防止影山真的打日向。
“对不起……”日向微微撇开头,他不想让影山看到自己无神的眼睛。
“说对不起有什么用!明天给我回来训练!”没有你在的球场,我该怎么放心把球传给别人……
“对不起……影山……我不会再打球了……”
就算想……也没办法再打了……现在的自己如同废人……
"你说什么!日向翔阳有本事你给我再说一边!"影山愤怒的盯着对方。
"再也不会打球……"日向还没有说完,影山就一拳挥了过去,完全没有机会躲开的翔阳,结结实实的挨下,跌坐在地上。
影山楞楞的看着自己的手,又看看用手捂着自己脸的日向。
"白痴为什么不躲!"影山嚷道,但是日向只是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"影山别闹了!"泽村扶起日向,然后对影山低吼到。
"大地?"菅原看着突然生气的泽村。
"不是日向不躲,是他根本看不到你要打他!"
听到这话,众人顿时愣住了。
"什么……看不到……?我要打他……?"影山一脸不可置信,声音也带着一丝颤抖。
"队长!"日向出声阻止泽村继续说下去。
"日向你觉得还能继续瞒下去?明明还有可能恢复,你却就这么放弃,你当我们这些人还是队友吗!"泽村也火了。
"我……"
"哈?!日向……看不见……?"田中直接凑了过去,用手在日向面前挥动,甚至作势要打上去,日向都一点反应都没有。 
影山咬紧下齿,眼里带着怒火和后悔。
为什么不告诉我?
日向翔阳……
你愿意告诉队长也不告诉我,我们不是说好最好的搭档吗?
日向翔阳,我们之间……到底有多少距离……
【在你身边,在我身边】
“影山……对不起……”日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去面对影山。
“队长,你刚才说日向还有可能恢复对吧!”影山没有接下日向的话茬,反而向泽村问道。
泽村点了点头,“日向妈妈是这么说的。”
“日向!”影山一把拽过对方,“回医院做手术!”
“不要……有什么用?影山我已经看不见了……”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,我认识的日向翔阳是一个哪怕只有0.1%的几率也不会放弃的家伙!”
感觉到影山的手放到自己的肩上,日向沉默了。
为了成为小巨人那样的人,自己不顾一切来到乌野,加入乌野排球部,和前辈们一起训练,一起比赛。
和影山搭档,成为队里最重要的诱饵,影山放弃曾经习惯,愿意配合自己传球。
一切的一切……
看着日向毫无反应,影山的目光沉了沉,就在泽村以为他会打日向时,影山却一把拉起日向的胳膊,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“诶?!”日向楞楞任由影山拉着自己。
菅原和泽村对视一眼,然后又看着影山拉着日向离开的背影,最后什么都没有说。
……
影山拉着日向的手腕,属于对方的温度传来,两个人一路上什么也没说,影山也不知道自己该从哪里说起。
劝他去做手术?
这肯定是当然的,但是自己该用什么立场去劝……?
朋友……?
貌似自己也从来没像朋友那么对他总是吼他来着……
如果只是队友,为什么不甘心?
……
影山回过头看着日向,自己果然太在意对方了……
不仅是队友……也不仅仅是想做朋友……想要和对方更密切……
“影山”
“日向”
“诶?!影山你先说吧!”
影山深吸一口气,“日向,虽然我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劝你,但是去医院接受手术吧……不管怎么样我也会在你身边的。”
不管你能不能看到,不管你还能不能打球,我都会在你身边,不会离开你。
如果你真的不能再看到,也没法再打球,我会连着你的那份一起努力。
日向看不到影山的表情,也不敢确定影山是不是和自己想的那样……
如果不会失去你,那么,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
日向笑了,影山……不管怎么,如果你还在我身边,我什么都不怕了。
“日向……我还……”本以为日向还会像之前一样拒绝,没想到……
“我同意手术。”
“什么……!”影山看着日向认真的表情,一下子愣住了。
“如果,影山会一直在我身边的话,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”凭着感觉,日向回握影山的手。
自己就像个傻瓜一般,影山一直都是个温柔的人,虽然有时候很凶,其实是个温柔的人。
所以……
自己才会那么喜欢,那么在意这个人啊。
听到日向的话,影山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烫,虽然想起日向暂时看不到,才送了口气。
“那你马上回医院。”
“好,影山会送我去的吧。”日向笑的有些无害,影山却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,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,却还是好像对方在盯着自己看一般。
“当然,万一我会看好你到你进手术室为止。”
“我相信影山!”
两个人的心,在不知不觉中像对方靠近。
在你身边,是他给的承诺。
在我身边,是他唯一希望。
在你身边,在我身边,有你在,有我在,我们才能幸福。
听到日向的话,影山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烫,虽然想起日向暂时看不到,才送了口气。
“那你马上回医院。”
“好,影山会送我去的吧。”日向笑的有些无害,影山却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,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,却还是好像对方在盯着自己看一般。
“当然,万一我会看好你到你进手术室为止。”
“我想信影山!”
影山和日向相视一笑,虽然日向看不见,但是他能感受到,不管怎么,影山不会离开自己。
两个人的心,在不知不觉中像对方靠近。
在你身边,是他给的承诺。
在我身边,是他唯一希望。
在你身边,在我身边,有你在,有我在,我们才能幸福。
“影山,离我近一点吗?”日向问道。
影山疑惑的半低身子,“怎么了?”
日向听到衣服摩擦的声音,然后是影山距离很近,声带发出声音,日向凭着感觉凑了过去,吻上那片柔软。
虽然有些偏移,日向还是吻到了。
“这就算预支吧!”日向笑了笑。
“哈?什么预支啊?!”影山一脸没反应过来。
现在,我还没办法对你说出告白,但是影山,我会回到球场,成为你的搭档,场内最吸引目光的诱饵,你只需要注意我就好。
……
一个半月以后,日向回到排球部。
两个月后,日向和影山交往。
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。
日向再次看到光明时,影山就在身边,就如他所说的一样,在自己身边。
呐,影山,如果,有你在我身边,我想,我也可以无所畏惧的前进了。
——THE END。

评论(4)
热度(40)

© 侑青鸟 | Powered by LOFTER